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意沙龙 > 正文

若许一世何负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(主角陈曼秦逸风)

编辑:奇闻趣事大全?? 来源:www.wh598.cn?? 时间:2018-02-05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《若许一世何负情》已出全文
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:宅书阁
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陈曼拖着行李箱,在家门口驻足。
?
她没有开门,点了一支烟,慢慢抽着,想要缓解一下酒精过度之后的心跳。
?
“小妖精,敢偷袭我,我看你往哪儿逃!”
?
屋中传来男人的笑声。
?
熟悉又陌生。
?
熟悉,是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江怀安。
?
陌生,是因为她从来没听过江怀安这么放荡的笑。
?
“哎呀,姐夫,别这样,我受不了了!”
?
女人的呻吟声带着丝丝魅意。
?
“姐夫,我姐会不会回来啊?”
?
“不会,她出差了,至少要半个月才回,而且,听说她今天晚上有应酬。”
?
“是嘛……姐姐在外面应酬,姐夫你就放心?”
?
“关我屁事!”
?
“姐夫,你这就不对了,姐姐可是为了这个家……啊!姐夫你轻点儿……”
?
陈曼手上的烟灰抖了一下,冷笑。
?
她拿出手机,屏幕上还停留着宋小柔给她发的短信,“姐,快回来,姐夫生病了!”
?
她连夜赶回家,迎接她的,竟然是这样一出好戏。
?
陈曼拧开门锁,进屋,一脚踹开卧室的门。
?
“啊……”宋小柔看到陈曼进来,赶紧用手捂住脸,但是裸露的身体上尽是暧昧痕迹,全部暴露在陈曼的眼前。
?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江怀安面上有些不好看。
?
“我不回来,怎么看这一出好戏?”
?
陈曼拿着手机,对着两人,闪光灯亮个不停。
?
“你干什么!”
?
陈曼嗤笑:“还能干什么?帮你们合影留念!”
?
江怀安再也不顾自己赤身裸体,跳起来,一把夺过陈曼的手机,扔在地上。
?
陈曼要去捡,却被一只脚狠狠踩住。
?
“姐姐,你别生气,不怪姐夫,都怪我,是我倾慕姐夫,是我……”
?
宋小柔带着哭腔,蹲在陈曼身边,脚却踩在陈曼的手上,甚至转动脚跟,使劲折磨着陈曼的手指。
?
陈曼痛得不行,一把推开宋小柔,将手抽出来。
?
“哎呦”一声,宋小柔顺势摔倒在地。
?
“陈曼,你做什么!”江怀安扶起梨花带雨的宋小柔,看着陈曼,眸光不善。
?
陈曼握着被踩得麻木的手,冷笑:“我干什么?江怀安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你不知道她是我表妹?”
?
“姐……”宋小柔欲语还休,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。
?
陈曼阴鸷的眼眸,让她有些不敢造次。
?
索性就往后缩了缩,靠在江怀安的怀中。
?
“姐夫,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姐姐,是我勾引你的,你就让姐姐打我吧!”
?
“不怪你,是我要喜欢你的。”
?
江怀安摸着宋小柔的头发,温柔安抚。
?
宋小柔声音里虽是哭腔,但是看向她的眼神,带着挑衅与自得。
?
“陈曼,这是你的亲表妹,你就忍心动手?你还有没有人性!我告诉你,是我要跟小柔在一起的,我对小柔才是真爱!”
?
陈曼眼睛通红。
?
多久了。
?
江怀安多久没有说过爱字?
?
结婚的时候用一根狗尾巴草圈成的戒指,套在她手上,也只是红着脸说“曼曼,我一定对你好”的江怀安,现在竟然对宋小柔轻易说出真爱!
?
她以为江怀安是个腼腆内敛的人,说得少,但是现在却和她的亲表妹搞在一起!
?
陈曼捡起手机,起身就要走。
?
“你去哪儿?”
?
“呵,给你们真爱腾地方!”她看着江怀安拉着自己的手腕,冷笑:“难不成江先生还要飞燕合德一块来,搞三p?”
?
江怀安眼睛亮了亮。
?
陈曼却觉得无比恶心。
?
她一把甩开江怀安的手,转身就走。
?
江怀安却把陈曼手机抢过来,从楼上扔了下去。
?
“你现在可以滚了!”
?
没有了伪装的江怀安,面目可憎到令人发指。
?
陈曼被一对狗男女赶出了自己的家门。
?
她在公用电话厅,凭着印象,拨了一个号码,“你现在在哪儿,准备好,我现在过去。”
?
一个月前,她在江怀安的领口发现了一个唇印,于是便请了私家侦探搜集江怀安出轨的事实。
?
没想到证据还未到手,宋小柔主动自爆示威。
?
刚刚拍床照的手机,被江怀安毁了,她必须要拿到证据才行。
?
电话对面,那个私家侦探好像顿了片刻,道:“白马会馆,总统套房。”
?
他的声音,好像和之前听到的不太像,好像更加低沉暗哑,带着些诱惑的味道。
?
陈曼此刻怒火中烧,不疑有他,打车直接过去,敲开了白马会馆的房门。
?
良久,房门才被打开。
?
“来了?”男人的声音,带着些许慵懒。
?
陈曼愣了一下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男人抓了进去,扔在床上。
?
炙热的吻,铺天盖地而来。
?
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,几乎将陈曼淹没。
?
陈曼被吻得透不过气来。
?
男人力气很大,她想要推拒,却反被钳制住双手,举过头顶,扣住。
?
突然,陈曼感觉下面一凉,接着,“撕拉”一声。
?
是裙摆被撕破的声音。
?
陈曼吓了一跳,猛一咬牙。
?
口中瞬间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。
?
男人松开她。
?
陈曼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。
?
这是一张俊朗无双的脸,好看的眉眼,英挺的鼻梁,坚毅的脸庞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。
?
不过眼眸中的猩红,以及微抿的唇,彰显着他的不快。
?
陈曼微微怔了一下,没由来的,总觉得有几分眼熟。
?
不过,她是来找她的私家侦探的,这人是谁?
?
“你是谁?”
?
“你不知道我是谁?”男人反问。
?
陈曼冷笑,“我凭什么知道你是谁?从监狱里刚放出来的强奸犯?”
?
男人面上搵怒,隐忍不发。
?
“你打电话说要过来,怎么,这会儿却立起了牌坊?”
?
“我给你打电话?我不认识你,怎么给你打电话?”
?
“装得挺像!”
?
男人冷笑,性感的薄唇吐出一串号码,正是陈曼的手机号。
?
陈曼惊异。
?
她什么时候给这人打电话了?
?
男人没有理会她的无辜,自顾扳过她的脸,炙热的吻重新落下。
?
“唔!”陈曼想要闪躲,却被男人捏住下巴,不给她喘息的机会,强壮的身体压着她,让她无力反抗。
?
在床上,她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女人,反而这个的男人,格外老道。
?
他轻车熟路撕开她身上的丝绸衬衫,手指沿着锁骨一路滑下,绕过腋下,在她背后轻轻一捏,只用了两根手指,轻而易举将她的内衣脱了下来。
?
“啊!”
?
陈曼条件反应地抬手,想要挡住身前一片春光。但是男人眼疾手快,猛地一抽,将内衣抽出来,扔在一边。
?
“你!”陈曼恼羞成怒,抱着肩膀,瑟瑟发抖地像床脚缩去。
?
她不知道,这样的动作,在男人的眼中,更显曲线,格外诱人。
?
“欲拒还迎?”
?
男人嗤笑一声,带着浓重的嘲讽。
?
“谁跟你欲拒还迎!把衣服给我!”
?
男人手指拎着刚解下的内衣,在面前晃了晃,陈曼伸手要抓,他突然一抬手,朝着空中扔去。
?
内衣轻飘飘地划过一道抛物线,挂在了水晶吊灯上面,落下斑驳晃动的影子。
?
陈曼愣住了。
?
还没来得及反应,下一秒,就被男人捉住脚踝,朝身下拖去。
?
“啊!”
?
热吻从颈间一路向下,好不怜惜,带着气息混乱的噬咬,温热的大手在软绵的曲线上来回流连,逗弄着她的情绪。
?
陌生的快感从胸前胀起,迅速如电流一般传到四肢百骸。
?
这种感觉让陈曼觉得可怕,明明这是个对她用强的男人,为什么身体这么不能自控,想要让他进一步碰触?
?
陈曼觉得快要抵挡不住了!
?
就在陈曼的意识快要涣散的时候,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,伴着湿滑的舌尖,缠绕着陈曼小巧的耳朵。
?
“你的身体可比你表现得诚实多了!”
?
她瞬间清醒过来,羞愤难当。
?
她在干什么?
?
怎么随随便便就着了道儿,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?她这样的行径,和江怀安有什么区别?
?
“啪”得一声。
?
陈曼抬手,给了男人一巴掌。
?
男人面上,不知是因情欲,还是因为这一巴掌,染上了红色。
?
他眯起眼睛,冷声道:“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。”
?
“是么?或者你会成为我第一个废掉的男人!”陈曼得了这个空隙,抬腿朝着那人那儿踹去。
?
明明是突然踢出去的一脚,脚踝却被准确抓住。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主动权,又被男人掌控在手中。
?
“你松开!”
?
“呵呵!松开?”
?
他抓住陈曼的脚踝,往下一拉,将她的细腿缠在他结实的腰间。
?
陈曼大惊,“你干什么!”
?
“干你!”
?
布帛的撕裂声应声响起,接着,下面一股痛意袭来,陈曼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?
“怎么,是处?”男人看着陈曼不适应的反应,有些讶异。
?
“不是!”
?
陈曼面上难掩尴尬,心中却是翻江倒海的恨意。
?
结婚三年,江怀安碰过自己的次数,屈指可数。
?
陈曼以为江怀安是天生寡情禁欲,所以,在别人眼中,他们的夫妻生活,已经少到完全可以算作冷暴力。
?
但是陈曼将之解读为,江怀安天生克制内敛。
?
她甚至还自我安慰,至少这样的江怀安,不会出轨。
?
而且,还有一个绕不开的问题,她一直在分公司工作,也就是半年前,刚刚调回海城的总公司。
?
聚少离多,没有夫妻生活,也是正常。
?
她这样的解读,一度被好友程燕嘲笑。
?
说她缺少性生活,处女膜早晚会长回去。
?
长没长回去她不知道,但是这几年的禁欲生活,除了给了她一顶绿帽子,什么都没有。
?
陈曼心中恨恨。
?
男人看着陈曼努力忍耐的表情,有些不忍:“疼?”
?
“不是。”
?
的确是有些疼的,但是陈曼很犟,坚决不说。
?
男人看着陈曼逞强的样子,忍不住低笑。
?
他放慢了动作,大手上下流连,撩拨得她身体一阵阵战栗。情事不多的身体,经不起撩动,很快便有了反应。
?
这种感觉太过糟糕,明明是自己的身体,却无法控制,男人的大手滑到哪里,哪里就忍不住贴上去。
?
陈曼咬着唇,欲哭无泪。
?
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这样的一个荡妇,毕竟,在江怀安眼中,她是一个无趣又死板的女人。现在怎么像是被灌了春药一般,浑身发烫,欲罢不能?
?
她睁大了眼睛,看着在自己身上缓缓动作的男人,大概明白的缘由。
?
这男人,实在长得太过英俊,这张脸,俨然就是活动的春药,更不用说那壮阔的胸肌,以及之下的八块腹肌。
?
饶是她性子冷清,见到这种极品身体,也忍不住吞口水。
?
陈曼不自觉地抬手,抚上男人的胸膛,学着他之前的手法,纤长手指一路向下,划过好看的肌肉曲线,在肚脐上饶了几圈,最终滑到人鱼线上,停住了。
?
她偏过头,面色红润,手指颤个不停。
?
真是脑子抽筋了!
?
怎么就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摸这个男人的身体,她到底是有多急色,多缺男人,才会这么急不可耐?
?
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她离三十岁还差点儿,怎么就这么饥渴了?
?
还是说,真因为平常跟江怀安的夫妻生活太过冷淡,导致她需求旺盛?
?
男人戏谑地笑,“怎么不往下了?继续啊!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胆子,敢撩拨我。原来是个怂货!”
?
陈曼猛然睁眼,怒视这个猖狂的男人。
?
“瞪我?怎么,我说的不是?”
?
男人说着,往她身体里使劲顶了两下。
?
本来还怒目圆睁的陈曼,瞬间眼神涣散,被他冲撞得没有一丝力气。
?
男人笑道:“我看你挺有力气,要不然,咱们换换花样?”
?
他慢慢退出,想要把陈曼的身体翻过去。
?
但是陈曼突然双腿盘上他的腰,一个旋身,把男人压在身下。
?
男人有些意外的挑挑眉,嗤笑:“刚才还想废了我,怎么这会儿还想主动了!”
?
“话多!”陈曼低头,吻住他带着讽意的薄唇。
?
两人这场情事,简直就是一张征伐。
?
狠命噬咬,用尽全力,互不相让。
?
陈曼不是她的对手,精疲力竭之际,重新被男人翻身压下,抵死纠缠。
?
陈曼没有再反抗,索性享受这场激烈的情事。
?
凭什么江怀安能把小三带回家,当着她的面出轨,她就不能在外面找别的男人?
?
既然这个男人颜值高,功夫好,她为什么不能享受人生中没有体会过的乐趣?
?
她突然想到之前有人跟她说过,这种事儿,要是做了,就会上瘾。
?
结婚三年,她都在痛苦和冷漠中度过,从来没有这么渴望一个男人的怀抱和征伐。
?
就一次,不会上瘾吧。
?
她来不及细想,马上又被顶得尖叫一声。
?
生理性的泪水夺眶而出,头顶挂着内衣的吊灯光影闪烁,斑驳了视线。
?
陈曼闭上眼睛,身体的快感渐渐淹没她。
?
未完待续……
?
关注微信公众号:【宅书阁】回复书名 ?即可阅读全文
?
爱生活,爱阅读,阅读越精彩!